当前位置:主页 > 技巧 >

“鱼渔以娱”骆马湖野钓 大鲫双飞

2021-09-15 09:56 技巧

近段时间天气太冷了哦!也发现论坛跟住冷了不少哦;天气冷那是季节的轮换必然结果,论坛版块冷搞不清楚哦!也许的也许,也许有时间的很多人找不到好地方钓鱼吧!或许没时间的有地方可去,可脱不开身吧!种种的种种原因,如果你是个真正的垂钓者说没地方可去,那我就无语了哦。

在没时间出钓的日子里,我们垂钓者是不是整天都想入非非?都想那些钓鱼的好日子什么时候能来临?又或是想那些已逝去的美好鱼事?大家也是不是经 常在钓鱼QQ群里吹水?狂聊再加上点瞎聊来打发那无聊的空闲的而又不能出钓的那点时间?各说各的花絮,而有没有哪个大师真正来聊聊哪里上鱼?这个可以理解 的。反正现在那些爽非非的日子不再有了,水温低,鱼难钓。不过,大师们都共同发现了一个好季节,那就是现在搞鸡时候早就来临了,特别是那暖暖的鸡汤难到你 们不想喝吗?你说不想也可以,没人逼你喝那烫嘴的乳白的鸡汤。出发吧!有时间的。

瞎聊的时候很多大师都说很多地方网鱼电鱼厉害,根本玩不了了,好玩的地方收费又不懂得有几贵去。

反正收费太高的地方我这水平不敢去哦!毕竟南宁的野钓圣地都钓不完,我是穷人何必去高消费哦!那就抽点时间约上钓友出发南宁野钓圣地之一吧!

我们急匆匆又相约来到了这个久别而又很熟悉的野钓圣地,想是也许各位大师和看官们对此地并不感到陌生。只是今天多了不同的大雾天气,湿度很大,能见 度非常低,想当年,每每这个时候都是好的垂钓日。只是今天的也许又多了一个,毕竟上不上鱼不是我们怎么想就怎么来的。上不上;鱼获或多或少;都是不重要 了,这时候能出来玩一下那是满足了。

冬天的太阳都升起很高了,雾大的天气依然低空缭绕,到处是灰蒙蒙一片;水雾白气不停地往脸上扑来,湿冷的同时感到了眼睛的朦胧。

我们要开往太阳升起的地方,那里是我们的目的地;此地也是以前辉煌过的地方之一。这时远处的房子不曾看清其样子,只看到路边已经枯萎的野藤野草。

哦!卖糕!越是接近水边越是雾气更浓,原来是水面散发的雾气。果然不错,用手探探水温,还真暖嚯嚯哦!我们欢悦几许,异口同声话有搞。我们迫不及待 开杆,生怕错过最佳上鱼时间,我们习惯的动作不停地舞着。可钓鱼的时候千万不要搞小动作哈!那样会错过吃口的,有时候鱼都是趁你搞小动作就黑漂哈!

水面到处是暖气蒸发,到处白茫茫一片;隐隐约约能看见对岸的两个好位置,就是没办法横渡过到对岸去,心想要是能过对面不懂得有几爽。

下好杆,开好料,这时的雾气已经挥散得差不多了,也很接近中午了。可N久久都都不见有有漂动的迹象哦!哎!手脚都冻得有些发麻了,只看见口里和 鼻子里呼出的暖气。崩溃?能有吗?这时候,不停的疑问不由心底打出。你服还是不服?不服你继续啊!你服就收杆灰溜溜跑回家取暖!

记得毛主席说过:坚持就是胜利,胜利是属于坚持者的。作为一个垂钓者遇到一点困难、恶劣点的天气就退缩,这意志也太不坚强了,决心也太不坚定了吧!

快到中午的时候,一上一下的轻微动作出现了,果然啊!那些不坚持下来的,回去肯定会说:漂动都不动一下,玩不了了,以后不敢再去了这是丧气的人说的人话。我说勇敢坚强点行不行啊!

接下来都是慢慢顶顶,一粒米轻轻一顿,用力起竿,虽然小鲫鱼没什么分量,可当时心里不懂得有几多欢喜加鸡冻难道寒冬里不是这样吗?反正个人感觉,三 指或再大点的野河鲫鱼也过得去了,没必要和那些收费的职业塘鲫鱼比重。再说了,职业塘收费也不轻啊!野钓有时候是有了数量可不见质量,但是,有时候不光有 数量和质量品种还不少呢!你们说是吗!这就是野钓的魅力所在,也许吧!

开头都是用以前的旧料来垂钓,虽然有点变原味了,可野钓还是用得上的,就算用不上拿来打窝也是不错哦!咱穷人每次都不舍得丢掉。我总感觉野钓都 是这样。不过,有时候发现旧料还比新料好用,特别是爽非非的时候,不过鲫鱼就差远了。毕竟,换了新料底下的口很明显发生了改变,而上面的口也在不停地在 动,这个还不够,还加上点冰冻先,是够鸡冻的。

用什么饵料大家看得见啊!

加点玉米粉和小麦蛋白纤维

虾粉加不加看个人心情哦!

此时双飞不多见

一天下来就几口

怎么个人感觉今年的鲫鱼都比较难钓都是吃口很轻,估计是我用料的问题,看来要改变一下饵料了。但是,绝不学别人用什么玩几玩几的,有的甚至用到玩十几去,那些大师级的犀利哦!毕竟偶玩野钓,没必要用玩系列啲,也玩不起。

她好像准备要了,阿米豆腐!善哉,山寨不少啊!这年代

这时候这样的货不少,真是可惜啦!我放你,人家未必就放你。

这么大的野生荷花鲤河里时常有,但我不经常见,野生的荷花鲤看起来如果是心理作用的话还真不一样。吃口也不一样,非常地猛,一口既黑。一黑下去,自 己就黑啦啮!呜哈哈!这条过后连续上了几条鲫鱼,忽然又一个黑票又来一条野生鲤鱼,但是力与鱼的对抗,还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情况下,我不敢拍照,生怕她和别 人跑了,没机会与她相会。